坑爹的日子,伤不起呀!

       神马都是浮云,整天面对电脑真是蛋疼,坑爹的日子让人伤不起,生活就如国外的电影一样,总需要那么多的fuck来诠释内心的郁闷。 记得开年的时候还在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说,今年一定要存些钱回去,可是时间过得真是快, 眼睛一睁一闭,就是一天,再眼睛一睁一闭,就又是一年。每月一出粮一用,一个星期就过去了。前几天出去买衣服才发现,衣服和鞋都300块往上飘了,连一件短袖都要290,我的那个耶稣啊!那些老板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,在服装厂时一件衣服的工价都是以分来计算,加上成本也不过就十来块钱,真不知道中间的差价都养着谁去了?那些什么张国荣跳楼价加最后三天甩卖的店,你会发现今天在这,过几天在那,地方变了,老板却没有变。

       这个世界聪明人真是太多了,傻子明显不够用。小时候吃雪糕都是5毛钱一根,那天突然发神经去买两根雪糕,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要11块,这不是明摆着坑爹吗?果断觉得,哥吃的不是雪糕,是心伤。什么都在涨价,连空间的牧草都涨价,貌似就人越来越贱了。看看空空如也的钱包,真是伤不起。 昨天口渴了,到超市买了瓶叫昆仑山的矿泉水,走到收银台一刷,电脑上果断的显示5元,我以一种茫然不解的眼神看着收银员问:这是什么水啊,怎么这贵?收银员笑咪咪的对我说:这是昆仑山的圣水,你懂得。真是蛋疼啊,我只想说一句,fuck!我强烈的建议那此卖桃子把名字改成“潘桃”你就是一个卖一百块别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      现在人讲究的貌似都是品牌,有一个勾的鞋就是好鞋,有BMW标志的就是好车,特伦苏产的都是好牛奶。可是第一个发现牛奶可以喝的人是不是性取向有问题?奔驰宝马从你身边过的时候你千万要躲远点,免得把你撞了后,司机跳下就对你吼:我爸是李刚,你丫想怎么的?还不是自己倒霉!每次下班的时候,望着一辆辆宝马奔驰在夕阳中绝尘而去,我想不是我的引擎不好,而是我的脚蹬子坏了。现在出门真不知道什么叫安全感,坐动车都会一不小心给你来个追尾,伤不起。刘大哥曾经说过,女人如衣服,貌似大多都是我穿不起的牌子,如此的话想想我也就裸奔二十年了。

       其实我一直很恨自己,很多时候都想照着镜子把自己弄得帅一点,可是猛一看觉得自己长得真不乍的,仔细一看时才发现还不如猛一看,一直没搞懂隔壁哥们照着镜子给自己磕头到底是种什么镜界?走在街上,看很多女孩子都穿得都很清凉,长得嘛确实败火。我也总觉得自己活得很失败,曾经也想像别人一样,贱出个性,骚出风彩,可是总被现实打败,为此可能让很多人都贱笑了。你们尽管鄙视我吧,反正鄙视我的人那么多,也不乎多几个。

       我的性格就是有一点闷,不太会和陌生人说话,脸皮比较薄。可我也确实讨厌那些如大象一样屁股长在脸上的人,以及像蛇一样脸长在屁股上的人。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,发现装萌卖傻的人很多,也许她自己觉得还很纯很可爱,其实去很黄很暴力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是信了。众所周知的阿娇,我就不多作解释了,你懂得。林子大了,真是什么样的鸟都有,寂寞多了,也就有了蛋疼哥。在这个男女失衡的社会,带把的和不带把的身价有着本质的区别。但是会飞的不一定是天使,她还可能是鸟人,长得漂亮的不一定是好女人,她还可能是白骨精。游戏上装盟主动叫你老公的,千万不能答应,要你给她买装备不说,是不是母的都还是个问号,说不定就是一个骗钱骗装备的泰国货。人们的物质生活是进步了不少,但是现在的人却生活中恐惧当中,神马人肉包子,地沟油,性早熟奶粉,大头娃娃,比比皆是。

       近几年不知是什么风,吹得地震也遍地都是。别人都说地震来了有三大征兆:水井干枯,畜牲异常,专家辟谣。但我总觉得第二、三点有些重复。记得日本地震时,发生的核泄露。老妈就一个急,忙着给我打电话:孩子啊,核辐射来了,快点回来吧,记得在路上顺便买点盐。模糊听到我奶奶在我妈旁边抢着说,买盐就不用了,非典时候买的盐都还没有吃完呢。我真叫一个无语啊。写着写着,天就亮了,这几天赶着下雨降温,一阵余秋雨,一阵韩寒,看把我冻得,都弱弱的有些感冒了。哎,钱途渺茫啊!别人都说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,可我总是跌倒,我都怀疑地上是不是有坑了?算了,不想了,睡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