泛黄的纸页,凝固了谁的眼泪

泛黄的纸页
每晚每晚,不开灯,安然平躺,空空的房间,足以装满寂寞。耳朵里塞着耳机,一直单曲循环。一直,一直。每晚每晚,很晚入睡,脑海里总压抑着突如其来的冲动。然后,然后,不得不归于平静。我也只能假装安然无恙。所以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些神经质了。半夜总会莫名其妙的醒来,耳机里还在循环。一直,一直。有时,竟哭着从梦里醒来,泪浸湿枕巾,然后,然后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也不知这样过了多少个夜晚,泪流淌了几个长夜。一直,一直。。。

原来那么喜欢黑夜,现在害怕的噬命。周围汹涌的寂寞,冰冷冰冷,贪婪的靠近。我怕,好怕。总是蜷缩着身子,想要把自己藏起来。然后,然后,内心深处库存的冷漠与希望,决绝与妥协。真实真实再真实。。
黑夜,像是封锁了咽喉,我无处可逃。
那些耐不住寂寞的回忆,带着讥笑的表情,挑逗不安的灵魂,在心底歇斯底里的咆哮。
多想把大把大把的回忆丢掉,就算最后只剩我一个人。一个人。。。
可是,可是。孤单夜里,我总是抱着仅有的回忆不敢忘记过去。
习惯在暗夜里咀嚼忧伤,把自己放人在回忆里不肯回头。
怎么如此矛盾,是否还嫌自己伤得不够深。或许我就这一把贱骨头。
舍不得。忘不掉。所以痛得理所当然,不必埋怨。。
----------- 那些回忆不是忘不掉的。

你说对吧。

只是忘得慢吧。

我懂。我不奢望。

我不难过。

根本就没有什么是永生存在的。

可供怀念的时光,

都已经死掉了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已经多久没碰文字了。都怕了,不敢了。

我怕那些还没愈合的伤口,在这儿找到滋生的处所,然后无尽蔓延。

我握不住了,这一季炎夏,终究要无声无息的溜走了。

若非并不是舍不得,只是心从没有这么痛过,只是也许不想把这一季的伤,再延长拉伸。

这一季,每一夜都有眼泪陪伴,总有肆无忌惮的寂寞侵袭。

所以我懂得:

长大了,

寂寞就是没有爱。

比没有朋友更寂寞。

即使短暂也会刻骨铭心。

有些话 ,适合烂在心里;

有些痛,适合无声无息的忘记;

有些人,适合永远藏在心里。

还有:

我爱你与你无关,我想我也可以做到了。。

只是,只是。

我,我讨厌这样的自己。

伤害了好多人,最后你们都失望了,都离开了。

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也只能这么无能为力的说。

若太痛了,就都忘了我吧。

我只能承认:

我们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翻覆的手掌,

只能在单薄的影子里,不相干的穿行。

突然想起徐志摩的《偶然》
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

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。

···

你记得也好,

最好忘掉,

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。

我再也不想念了。也再也不会相信了。

在你们眼中,我傻的可以。甚至傻得可怜。

也许以后我还是这样,我做我,我自己的自我。

这一季夏天,我太依赖了眼泪。

写着写着,我又流泪了。

以后的一年又一年,或许只有我自己了。

每天每天,消磨无谓的时光。

每天每天,重复着重复。

就这样了吧,重复一辈子。

或许承认自己老了吧,再也不会那么拼命的争取。

只是放任了自己。

请不要怪我。我做不到一直好好的。

好好的。好好的。

多么轻而易举的三个字。

多么触目惊心的三个字。

多么遥不可及的三个字。

多么让人痛心的三个字。

这一季,雨一直在下。也许她和我心情一样。

就走吧,就离开吧。

我等,我等最后一片落叶。我会清醒的看清自己。

曾经总是得到很多,多到麻木自我
竟然差一点就忘记
手掌里要有更多呼吸

曾经失去很多,多到放弃自我
黄昏最后一盏灯亮起
来得及撑开眼睛

用最后一滴泪来祭奠这个即逝的夏天。

我会努力找回我的微笑。

这样的文字,

这样的回忆,

就留给时间慢慢沉淀吧。。

请允许我小小的自私:

我把大把的想念

写给那些一朵朵呼啸而过的云

如果云也知道我想你

他会在你的路途中写满哪些耳语呢

忧伤亦或明媚。。

好了,好了。再见了。。。

评论 (1)
  1. 沙发
    李木 2011-12-12 03:50

    这要是你写的话,,,那博主你也太有才了,,,中文系的吧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