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在幻想中

  自从我学会文字后,我就一直喜欢看书,在各种书中,我最喜欢小说,在我这二十多年中,我想起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看各种小说中度过。我曾经想过,我为什么这么喜欢看小说?是因为我好学吗?不,小说,并不能教给一个人任何有用的技能,说得好听点,是精神食粮,给人的思想带来丰富的精神享受。说得粗俗点,小说根本就是一种精神毒品,沉迷小说中,只为了在其中找到一种意淫的快感,让人度过空虚无聊的时间。
虚伪的坚强
  后来我终于明白,归根结底是因为我是个喜欢幻想的人。是的,是幻想,不是梦想或者理想,其中的分别是:梦想是有可能实现的,但幻想却只是一个虚构的世界,人躲在里面只为了逃避现实世界中不能满足的痛苦。

 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马斯洛曾说过,人有五种需求:一、生理需求,二、安全需求,三、社交需求,四、尊重需求,五、自我实现需求。当人的各种需求不能满足时,人就会痛苦。

  生理需求是人生存的最低层次需求,包括衣、食、住、行这些最基本的条件,如果这些需要得不到满足,人类的生存就有了问题。在这个意义上说,生理需要是推动人类行动的最强大的动力。马斯洛认为,只有这些最基本的需要满足到维持生存所必需的程度后,其他的需要才能成为新的激励因素。

  是的。生存是生命的第一大需要。我们可以回顾这车轮滚滚、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,就知道每一个社会都有饥与饱、简陋与奢华、贫困与富裕等并存的不和谐景象。说到饥,当然不得不想起唐朝(由盛转衰时候)杜甫的“朱门酒臭,路有冻死骨”;说到(奢侈),当然不得不提秦始皇“后宫列女万余,人气冲于天”;说到近代,当然不得不说清朝慈禧太后的颐和园“只今犹听宫墙哭,耗尽民膏是此声”。

  看看我们现实社会吧。我们时常看到关于被饿死、被杀死、被死、被毒死等等之类的新闻太多太多:一个十几个岁的女孩因为营养不良被饿死、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被教官活活打死、一个无知打工女青年被轮奸致死、一个善良的少妇被丈夫下毒毒死……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公民经常去关注中丑恶的新闻,心里快麻木了,就象个木乃伊垂头丧气地游走在没有根的家园。

  看看我们生活中的天平——百分之二十的人掌握了百分之80的财富。天平的左边是权位,是荣誉,是金钱,天平的右边都是小人物:他们为一日三餐的奔波愁眉不展,为买一套被炒高的楼房而压力重于泰山,为西南部庄稼的干旱而挖地球母亲的尿,为流失在异乡不见金钱不睁眼的卖身女而内心疼痛不已……
是的。一些人很满足,已经实现了生理的大大需求。而大部分都是悲苦的,社会的不公造了“饱暖思淫欲,饥寒起盗心”的严重两极的偏离,这是幸福的代价。这的确很符合“先让部分人富裕起来的”道理。

  我只能感叹——哎,这个社会也是人造的,但是吸血鬼很多。

  安全的需要,人类需要保障自安全、摆脱事业和丧失财产威胁、避免职业病的侵袭、接触严酷的监督等方面的需要。

  谈到生命的安全,我似乎想起了那个遥远的年代。我们的祖先为了在极度险恶的自然环境中生存下来,他们很团结。他们的力量是伟大的,虽然没有枪,没有炮,最具有震慑敌人的工具也不过是长矛或尖刀。一个人员要过得有尊严,最起码就是要有一份生命的安全感,我们的祖先做到了。那时,他们抗争是为了公平的生存。
马斯洛认为,人整个有机体是一个追求安全的机制的感受器官、效应器官、智能和其他能量主要是寻求安全的工具,甚至可以把科学的生活观都看作是满足安全需要的一部分。

  看看近代人类的疯狂行为吧,为了利益不得不尔诈我虞,自相残杀。随着人类智慧的增长,人心欲望的滋生,人类开始军事活动,上至国与国的利益霸夺,下至人与人的勾心斗角。江湖的冤仇难泯,疆土的你争我夺,何时休。核武器时代的到来,这已经不再是“和”的谐音,而是敌音。一个战争死了多少无辜的平民百姓,类死生命如粪土,甚至如杀牲口一样,似乎只要他们倒下去,这个世界就会太平盛世。

  看看我们的生存安危环境,每一天,我们的新闻都在披露真相:每天都有演连环式残疾杀的悲剧,不是为了正义,是为了一己私利,这些的内心已经被社会扭曲得没了灵魂的影子。幼儿园的孩子三十多个小孩多么无辜,却被变态的人们杀害了。一个因拿了一包方便面的少年却被老板活活打死。还有多少被强拆的农民被城管的压榨而被自燃汽油而死,还有多少人被医生的手术刀好不知耻地剖死。这些死亡,很无辜,也很残酷。

  我们听得太多,太多。我们都哀叹,这是我们的“家”吗?听说美国和日本要攻夺钓鱼岛,哪一个有良知的人们不义愤填膺。而自我的残杀,不似一个讲礼仪,讲文明,讲高尚的中国人的所作所为。

  最近,又因上海一高楼因着火烧死了六十条活生生的生命。地震火山的,山体滑坡的,干旱洪涝的,矿难的……我们感觉到的是,安全指数的急剧下降,是否是一个末日时代到来的预兆,时下是一片人心惶惶然。

  我只能感叹——哎,不就是一条命吗?还没有绝种。

  社交的需要,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:一是朋友的需要,即都需要伙伴之间、同事之间的关系融洽或保持友谊和忠诚;二是归属的需要,即都有一种归属于一个群体的感觉,希望为群体中的一员,并相互关心和照顾。

  谈到社交的需要,我们不由想起一句话: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。发展中经济之所以赢来了世界经济瞩目的强大强壮,离不开执政者的英明政策,更离不开几亿人们赤裸裸的价廉的劳动力。是他们用汗和泪堆砌起这座高高的金字塔。但是,他们并没有从这个社会获得平等的应得到的待遇。他们只是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,甚至还无法保障安全,何谈分享到社会福利的一羹。

  看看我们的打工兄弟姊妹吧。每一个大城市长长的生产线,是那些青年人勤劳的身影连成线条的。每一座大厦的雄伟拔地而起,是那些民工每一条钢筋搭造,每一个砖块垒积的……或许他们没有什么雄心壮志,只是默默地为这个社会做贡献。其实,他们也奢望有很多票子喂养贫苦的家园。我所知道我们村的农民工,他们在外面搞建筑二十多年,现在回家种田了。他们老了。他们只能守住薄田,还要供孩子读书,还要面临着治病治疗高昂的医疗费。他们为社会做了贡献,但是他们依然老无所依,这是一种社会的悲哀,而他们只能无助地呆望世界的精彩。

  是的,我们时常会感叹这个社会世态炎凉,冷漠。人与人之间隔了一层厚膜,我们在虚伪和欺骗中找不到的善良与真诚。利益就是最大的侩子手,很多在利益面前,不得不弯腰鞠躬。我们面临着炒鱿鱼,被下岗,被抛弃,被背叛……很很多多如此不顺心的遭遇,于是,我们的心也开始被代表,被主宰,被染化。
都希望得到信任,希望别人相信自己。但是,人心也变质了。没有谁愿意去相信这个骗子,是不是想欺骗走纯洁,欺骗走金钱,欺骗走尊严……生于五六十年代的富人们资本雄厚,包养了80后年轻的美女。等到80后有出地一天,是否又要包养了00后的美女。这样恶循环下去,还有什么真情可言。所有的情感都是建立在权钱交换的基础。
马斯洛认为,感情的需要比生理的需要来的细致,它和一个人的生理特性、经历、教育、宗教信仰都有关系。
我只能感叹——心中信仰的星空,星星越来越少了。

  尊重的需要,是都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,要求个人的能力和成就得到社会的承认。

  包括内部尊重——一个希望在各种不同境中有实力、能胜任、充满信心、能独立自主;外部尊重:一个希望有地位、有威信,受到别人的尊重、信赖和高度评价。

  是的,活得要有尊严。哪怕一条狗也有狗的尊严,哪怕一只蚂蚁也有蚂蚁的尊严,因为他们也是生命。当尊严被利益化、加工化、系统化被压榨的工具,你说尊严还有底线吗?譬如富士康跳楼事件,死了十几条年轻的生命,曾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,扬遍了全球。他们连生命都没有保障,何谈为企业献出自己的青春和梦想。

  欺下,层层欺压,权利主宰;丑遮美,层层包装,金钱作怪;假当真,层层蒙蔽,虚伪重重。当贪官一个个走向火葬场,小孩还要立志长大后要当官;当艳照门等等“门”再次打开在网络,还有很多未知的门急不可待地等待被打开;当假奶粉的毒素再次袭击无辜小孩的内脏,还有张目明胆地暗中输送市场……吃的有毒,喝的有毒,住的有毒……他们基本的生存权利都被剥夺,于底层的百姓还有什么尊严可谈?

  最近,看到一则新闻,一位七十多岁的卖红薯爷爷,被所谓的临时城管煽了两耳光。我倒想起了我们的近邻印度,他们的牛都可以在街行走。们看到的是一幅很和谐的景象:一牛凛然地走大街,轿车躲开一边缓慢行驶,小贩们拉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赶路……

  我们听到“和谐”声音,都是来自一群群“饱汉不知饿汉饥”的,他们说得最多,最多。当社会民不聊生的现象普遍得和荒草一样,面子工程依然锣鼓喧天,红旗飘飘。表面的奢华不过是一场虚伪的罪恶,它们迟早回归到死一般的沉寂和冰冷。拯救尊严的,务必通过民主,公正,共享来解决,他们的付出和收获要立正比例关系,这需要社会及早建立合理的分配机制,不能胀死一些而饿死太多的无辜。

  马斯洛认为,尊重需要得到满足,能使对自己充满信心,对社会满腔热情,体验到自己活着的作用和价值。

  我只能叹——冬天都不给你过得暖,春天只是遥遥无期。

  自我实现需求是最高层次的需要,它是指实现个人理想、抱负,发挥个人的能力到最大程度,完善与自己的能力相称的一切事物的需要。也就是说,必须干称职的工作,这样才会使他们感到最大的快乐。

  我在这里不得不谈中中的教育问题。我们很多执政者或教育界人士或教授,过于追求教育的空中繁华,追求数字,追求结果,而忽略了最基本的教育,导致了整个教育系统留下大大的断裂层。而我说论述的最基本教育是做学问,而不是学习,不是分数。

  是的,我们的小学教科书有很多教导小学生如何做的,譬如仪《孔融让梨》、感恩《游子》、救死扶伤李时珍、为献躯董存瑞、乐于人助的雷锋等等。这些对于早期启蒙孩子走向正路的确起到一定的指引作用。但是,过了小学这个阶段,到了中学阶段,为何出现打架、伤人放火这类犯罪事时常是发生在青少年,我们不得不思考,我们的教育教会他们如何做了吗?推来推去都是归罪于这个社会,都是这个社会造的。社会的每个人都有一份责任去关注他们的成长。我想总结三点:一、教育资源不公,没有为他们提供一个良好的读书环境,特别是农村学校环境甚差;二、受到社会影响,应该是媒体的过度渲染,影响颇深,过早追求金钱主义、享乐主义,个人主义;三、追求分数,讲文凭。这些造成了很多年少失学,出来抢啊盗啊……这些造成了很多高分低能,不适应社会复合型才的需要发展……这些造成了穷人的继续穷下去,富的继续富起来。果然是东边日出西边雨。

  作为从学校里最初的授之以鱼(这里的鱼是知识)到出来社会工作的授之以渔(这里的渔是经验)的青少年,教育这个环节至关重要。思想品德第一,课本知识第二。

  一个自我实现的过程,当然离不开他们富足的知识和远大的理想,和机遇等因素也息息相关,更与一个国家对他们的关注程度也大有文章。

  作为一个国家,要实施教育创新改革,加大教育投资力度,免费全面覆盖到农村教育,落实教育长期跟踪服务(每个学生都跟踪到出来工作,建立核查档案)。作为企业,建立公平竞争机制和创新才奖励机制,重视建设企业化的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;作为个人,要从小培养祖国的自豪感和危机感。学校每个星期一升旗的时候要做一次声势浩大的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的宣誓,每一个学生都佩戴红领巾(上面写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),甚至到大学。我想,如果都有一份国家的自豪感和危机感,能够长远利益出发,同时,国家给他们的家庭提供生活良好的保障,我们距离中华复兴指日可待矣。到时,我不信美国的哈佛不被清华取代,英国的剑桥不被北大打败,日本的日语不被汉语统治……

  但是,目前存在的现状我们不得不担忧。很多年轻人为社会所逼,为工作所困,为生存所慑,慢慢地沦陷笼中鸟,井下蛙。已经在网络、游戏、娱乐中麻痹了自己,他们在现实面前逃避自我,找不到生活在社会中的定位,他们其实也象我一样,都是生活在幻想中。

  马斯洛提出,为满足自我实现需要所采取的途径是因人而异的。自我实现的需要是在努力实现自己的潜力,使自己越来越成为自己所期望的人物。

  只是,生活在一个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不能得到满足的国家里,又何谈自我实现的需求?需求得不到满足,人就会痛苦。佛家也说,欲望是一切痛苦的根源,所以总劝人戒掉各种欲望,人的欲望其实就是因为需求而来,人生世上,怎么可能没有需求?既然做不到无欲无求,而又想逃避痛苦,那就只有让自己活在幻想中了。

评论 (1)
  1. 沙发
    手机贷邀请码 2017-03-22 13:15

    一嗨租车优惠券:https://www.congblog.cn/url/aHR0cDovL3l1YW5zYWliaS5jb20= 拥有折扣租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