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永浩直播翻车,赚大钱盆满钵满

愚人节深夜的CBD窗台,为何惊现惨叫的人型蝙蝠?
谁是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疯狂蹦迪的风口毁灭者?
他又为什么去做了电视购物 ?
号称的全网最低价,却又被俺老牛查到了更低的价格,当场戳穿。
这又是否涉嫌虚假宣传?
一个年近半百的胖子,前戏做的如此充分,为何进入主题却又一泻千里?
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?

4月1号晚罗老师抖音直播首秀结束,根据我在第三方平台监控到的数据看:

总支付交易额破亿、总销售件数超90万件、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,打破平台最高带货记录,光打赏的音浪收入,就高达362.3w,那一夜 ,他成为了可能是全网最浪的中年男人。

但是,成绩亮眼的同时,直播在线人数出现断崖式下跌,直播时报错品牌商名字,对销售产品极不熟悉,选品团队专业度非常欠缺。

直播在线观看人数急速下跌

直播在线观看人数急速下跌

这个秃头中年老男人,没有做成工匠精神的吉祥物,一扭身儿反倒成为了直播间的吉祥物,本来是直播带货,硬生生的玩成了直播吃货。

我在调查之后发现,罗老师承诺的618前全网最低价其实并不属实,若干个产品都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买到,涉嫌虚假宣传,合作的品牌中更是存在被行政处罚的黑历史。

同时,渴望相声的吃瓜观众,对于直播无趣的恶评,汹涌如潮。

罗永浩这次到底是成了,还是又多了一个成功之母?

是一炮而红,还是只红一炮 ?

罗永浩,风口毁灭者,工匠精神吉祥物,相声圈的潜水大鳄,迷失在科技与人文十字路口的行业粉碎机,可能是东半球转行次数最多的中年企业家。

从业数年,毁灭风口无数,江湖人称:罗·行业冥灯·玉龙。

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,五个月之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罗老师正在展会上卖力的宣传自己的电子烟,当他为双十一即将发布的新品,连发两条微博广告之后,就召唤出了电子烟禁令。烟草局下令关闭所有的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和客户端,至此,罗老师为所有的电子烟从业者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问号。

就在几天之前,罗永浩宣布4月1号直播首秀,3月31号,中国消费者协会就紧急发布了一个《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》矛头直指直播购物中存在的虚假宣传问题,整个电商直播行业又或迎来大整顿。

直播还没开始,老罗的定风珠体质就开始发功。

那一瞬间,我一个纯粹坚决的唯物主义者竟然感受到了命运的无常。我甚至一度怀疑,今年推迟举办的315晚会,是在等着罗老师的愚人节直播首秀。

7年前,这个胖子毅然决然的放弃了风生水起的相声事业,孤身一人来到了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,那时他还在感慨:只看到老乔的墓碑孤零零的立在那里。

让罗老师没想到的是,这么快,这个十字路口就多了那么多墓碑,他的英语培训,他的牛博网,他的手机,他的净化器,他的电子烟。

坟场一下子人头攒动,热闹起来了,更可怕的是,如今罗老师又要在这里搞直播了。

年近半百的胖子,还是放不下成为精神小伙的那个执拗的梦。

之前罗永浩,总是扎入一个行业之后很快就撞的鼻青脸肿,然后搞一个发布会,哭诉创业的不易和艰辛。

那个时候我们还不太容易看到它内部的混乱和局促,但是从这次搞直播来看,事情每次都做不好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运气可以解释一次失败,但是他解释不了每一次的失败。

罗大师最经典的一句话:我不是为了输赢,我就是认真。

但是这次直播我没有看到太多认真,和那些专业的主播相比,真的差太多了。

罗老师其实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而是一个纯粹的投机主义者。

老罗似乎总是寄希望用巧劲,创新,这类的小聪明,能够把一个行业干翻,但是遇到真正问题的时候又缺乏足够的耐心和认真去解决。

培训行业不行,我就做手机,手机不行,我就做净化器,净化器不行,我就做电子烟,电子烟不行我就搞鲨鱼皮。

在急于求成的催动下,罗老师似乎是在用过剩的勇气,犯着同样的错误,杀进一个又一个的风口。

有短期的勇气,但是缺乏长期的决心。

这次搞电商直播是一样的,内容准备相当不充分,不熟悉直播的环节和流程,甚至连品牌的名字都会记错,这是对观众对企业对客户的不用心,这种不用心是一系列多米诺骨牌倒掉的起点。

罗永浩似乎总是寄希望于更换赛道,来解决当下的困境,但他实际上做的是,从一个困境当中扎进另一个困境。

这世界上成功的路,哪一条是容易的呢?

这个时代有太多的弄潮儿,人心浮躁,诱惑太多,浪太多,但并不是每一个拿着冲浪板的人,都能有翻盘的机会。

面对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,只靠爱远远不够,鼓起勇气也只是第一步,想要真正改变点什么,还需要更多的认真、决心和耐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