拼夕夕的上市是社会进步还是倒退了?

7月26日晚,拼夕夕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,首日暴涨40.53%,市值达337亿美元,约达2294亿人民币。

拼夕夕

相当于:

  • 112个聚美优品
  • 5个唯品会,
  • 0.6个京东(京东的一大半),
  • 0.15个阿里巴巴(十五分之一的阿里巴巴)。

而且你要知道,如果以1000亿元GMV(网站成交金额)作为里程碑的话,京东用了10年完成,淘宝用了5年,而拼夕夕只用了2年零3个月,成长速度惊人。

与首日上市的火爆场景相比,越来越多的人都在质疑拼夕夕3亿的用户到底在哪里?

其实拼夕夕采取的是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策略,有人也笑称为“消费降级”,当京东和淘宝,都在聚焦大城市城市,提倡“消费升级”,在为增加净利率而做努力时,拼多多却聚焦被巨头忽视的三四线城市,依托微信这个平台,搞社交分享和运营,紧紧抓住三四线对价格相对敏感的消费者。

所以说卖低价爆款的拼夕夕用户达3亿人,并不奇怪,只是这其中没有你。

不过拼夕夕问题还挺多了,最突出的就是假货问题。

有人说电商发展道路上的假货之路是不可避免的,但是我个人觉得拼夕夕的假货问题和淘宝还是有所区别的。

曾记得拼夕夕曾经火爆过一款面膜,由于销量太大,面膜还能缩水,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烂水果问题。

面膜

当年某宝商品价格便宜,是因为许多工厂和商家直接面对消费者,节省了房租、渠道、宣传等费用,产品质量参差不齐,而且这么便宜的价格,你心里也知道买的不是正品,所以缺的是一个有效品牌管理和形象,后来天猫就诞生了。

拼夕夕一方面告诉了我们,什么才是国内大多数家庭的消费力;一方面告诉我们,企业在早期原始资本积累过程中,灰色操作是多么猖獗。

根据对国家统计局数据的分析,一个在我国居中水平(排名50%)的三口之家,家庭月收入为5600元,全国有20%的月家庭收入不足1500元。这绝对是一个“五环内”的人无法想象的新世界,拼夕夕和所谓的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,就是这一波人。

而另一方面,拼夕夕向来在具有正义感的媒体心中名声不好,因为它过于恶劣的诱导分享和假货泛滥,一直把这家野蛮生长的巨兽推至风口浪尖,连带着许多人对其投资方腾讯的微信也慢慢开始有些不满。有朋友跟我说,微信所有的违规操作,在拼夕夕中都能找到。

其实熟悉微信生态的朋友都知道一个心口不宣的秘密,就是如今若是从零开始想要在微信生态中分一杯羹,若不搞点诱导分享,那基本上没戏。若是真的在规则框架下老老实实积累,等你积累好了,整个行业早就变红海了,错过红利期了,你哪能玩的过资本玩家?

因此创业者纷纷铤而走险,就算被封也要通过一些产品的诱导分享等行为薅一笔流量,等到薅来的流量沉淀下来成为了自身的流量池,那些流量产品也就光荣地完成任务了,就算被封也无所谓。

如今,想要快速起量,被微信封禁已经成为了某种成功标准,若没被封,那说明你运营能力不行啊!你看看人家新世相,前段时间搞了个新公众号做课程裂变果断被微信封,但他们把带来的流量都引到了APP中,这一波风骚操作你不得不服。

因此,就形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现象,微信生态中的流量玩家与官方玩起了攻防战,一边创业者在不断试探并不算透明的微信规则底线,另一边微信在所谓的生态发展和用户体验中摇摆不定。

据朋友说,微信内部的人员也明确对他表态,大意是:在微信中做推广,若是真的严格遵守微信规则,跟本做不起来,被封是难免的,就看在封禁之前,你能不能获得你想要的东西。

拼夕夕现在在微信中诱导分享倒是收敛许多,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拼多多已经完成了一定的原始积累,自己的APP已经基本可以玩起来了,如今应该正进入了“由黑洗白”的阶段。

由黑洗白是许多公司发展的特色,淘宝最早也饱受假货非议、腾讯早期更是有抄袭大王的名号,互联网中无数的产品都是通过盗版获得流量积累(尤其是通过盗版windows系统预装软件的形式)。传统企业也是如此,不少老板都是靠走私、黑产等法律边缘行为获得第一桶金,香港娱乐圈和电影行业的发展与黑社会脱不了干系,这不用多说了吧?而如今成长为大公司的企业,大多都光鲜亮丽,完成了由黑洗白的历史壮举,商业原罪已经往事如云烟。

正是这个大环境的丛林法则下,小米雷军的成功才更具有意义,作为一个外界污点极少的人,雷军确实给人感觉是三观极正、勤勤恳恳。就算小米产品的非会员广告放的有点让人心烦,但至少没干啥坑人的事。

正如雷军在小米内部纪录片《一团火》中讲的:要像农民种地一样,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这段讲话着实打动了不少老老实实的创业者。

在流量面前,价值观被许多人后置,他们享受操纵用户的快感,他们利用人性的弱点,让人们陷入黑暗之后,再如救世主般给予其光明。

这个时代不产生圣人,因为圣人压根当不了企业家!